燎姬.

那么劳您点开啦。🍺

🍻燎姬

🍻圈多耶。aph/银魂/火影/圣斗士/hp/tf/果宝/迪士尼/文野/漫威/DC......

🍻bts(锡骑)/周星驰。

🍻三党。随缘产粮。

🍻离归隐不远了。名存实亡地碌碌无为着。

🍻破写文滴...。偶尔画画写字...。

🍻过激狗权主义者。
实在抱歉。我是个人类。

🍻喜欢正史。

🍻个人废话多。

🍻“天地可鉴我对你的衷心。我爱你,但是我不能说。像花木掩映下的枯井。如果你稍稍怜悯一下我,俯身留一句话在我干涸的青石井壁上永远地回旋,我已经卑微而拼命地感谢了。”

天上人间。「二」

#糖锡 南硕。这章大概 南硕发糖。
#大家好 我没存货了()可能会更得比较慢...。









#🌌
信号响起来的时候闵玧其没去接,他已经把休眠的衣服换上了。显示屏上是地面操作指挥部,他知道大概是金南俊。
不想接了。五十年后见。他坐在休眠仓的水池边上,看郑号锡睡着的另一个水池,像看冻着鲜花的冰柜或包着蝴蝶的琥珀那一类的东西。


大概是郑号锡没理解,他想。在地球上,死的意义可不只是变成骨灰这样单薄。
而且星星有骨灰吗。
谁知道呢。
闵玧其知道郑号锡总有一天要回去。他的眼睛里是上下四方,是往古来今。自己失去他是早晚的事儿。



闵玧其转身沉到水池里去。
该做梦了。还要走五十年才到。





郑号锡只来找他哭。这竟是让闵玧其高兴又安心的事。



郑号锡对谁都好。眼睛笑起来像月牙,嘴一咧开,桃心一样的。
闵玧其知道郑号锡在自己心里已经得到小王子这个宝座了。
但所有人都是郑号锡的玫瑰。如果你说,我想见见郑号锡的玫瑰,他会带你去一座繁茂的玫瑰园。



那么我甘愿当他的狐狸,闵玧其想。自己小时候不是个乖孩子,成年后也不是个好大人,不喜欢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喜欢自己。他不想说驯服这个词,但是在心里已经默认了。



狐狸。闵玧其想着这个词。也许我配不上。狐狸有多鲜红多温暖多灵动,自己就有多苍白多淡漠多冷寂。



闵玧其突然原谅郑号锡让自己做他的毒蛇。







#🏙
“坐海盗船吗。”
“不。”
“过山车呢。”
“不。”
“那大轮盘...?”
“不。”
“...吃棉花糖吗。”
“嗯。”
于是金南俊买了两支棉花糖。金硕珍吃得满手满脸都黏糊糊的。



“我小的时候居然还希望自己能永远活着。”金硕珍突然把脸从棉花糖里抬起来。他盯着金南俊看了一会儿,然后又慢慢地说,“等我真的从科技获得那所谓的报酬,那所谓的少数人的永生,我又开始担心一轮又一轮的失去。”



金南俊停止了把粘在脸上的糖舔下来的动作。“没事。”他想了想说,“不是有我吗。”
“你想失去我都不行。”他又补了一句,然后把棉花糖换到另一只手里去,用腾出来的那只黏糊糊的手握了握金硕珍的手。



他本来想说,也谢谢你啊。也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驱散我所有的,对于独自面对这漫漫时间的恐惧。这大概算是他金南俊的告白,但话到嘴边,他脸红心跳地想松开金硕珍的手的时候,他发现两只手黏住了。



金南俊很尴尬。他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刚刚预备好的那些话好像也一并粘在了他的嘴里。然后他感觉到金硕珍轻轻捏了捏他的手,于是他张开嘴,半天才说:“牵着手行吗。”



“行。”金硕珍扭过头去。他看见晚霞是和摩天轮一样的粉橙色。









tbc.
下一章要讲以前的事啦。







天上人间。「一」

#本来打算写完再放的但是我卡了。怕自己弃掉于是先放出来一些。
#未来。
#糖锡 南硕。宇航员糖×星星锡 科研人员南硕(改造有。
#hin莫名其妙。文笔丢失情节出走。































#/地球历2050年/#









#🌌
“哥以后把我的骨灰放到咱建的那个太空站去吧。”



郑号锡说这话的时候还在抽噎着。而且他哭累了,声音小得像在对闵玧其肩胛骨上的纹身说话。



但是闵玧其听见了。残忍的,孩子一样残忍的请求。他把眉皱起来,在郑号锡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说什么呢。”有什么东西在闵玧其心口梗着,“那会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现在不用去想。”然后他轻轻地揉了一下郑号锡的头发,想了想又说,快睡吧。



这句话是多余的,郑号锡已经睡着了。睡眠是他惯用的逃避恐惧与伤心的办法。
“睡着了就没有关系。”他从前对闵玧其说。
当时闵玧其想反驳,但是郑号锡冲他笑起来,他就什么也没说。



闵玧其晃晃悠悠地把他抱到休眠仓去。刚才郑号锡的眼泪把他的速干织料马甲弄湿了一片,已经快干了。还有一些流在他的脖子上,温度已经降下来,凉嗖嗖的。



休眠仓里的一切无一不在昭示着:这里是休眠仓。白色的,惨痛又迷茫。仪器安安静静地运转,指示灯安安静静地亮,不闪烁,灯光的颜色竟也是白惨惨的。闵玧其把指纹留在感应仪上打开水池,冰水居然也是没有一丝波纹的。
他们刚见到这飞船的时候,郑号锡把这里所有的仓房漆得五颜六色。
唯独休眠仓。在闵玧其看来,这里是白色的,但好像到处用鲜红的漆写满了“静”;也是寂寥的,但又如同每一个角落都在窃窃私语。



说不出来的难受让闵玧其头晕眼花。他把郑号锡轻轻放在池子旁边。
郑号锡根本没擦眼泪,湿漉漉一大片糊在脸颊上。自己的脖子凉嗖嗖是因为他的眼泪,那他是不是也很冷呢,闵玧其想。



他在郑号锡脸上抹了一把,登时又觉得自己好笑且矛盾。现在怕他冷,可是马上又要把他放进更刺骨的冰水里。



郑号锡被这一下弄醒了。他盯着闵玧其看了一会儿,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哥要亲自带着我的骨灰去啊,找一扇最透亮的恒压玻璃。我想看着地球,看地球上的山,地球上的海,地球上的云还有地球上的人。”



“别说了。”闵玧其几乎喘不过气来。“哥很喜欢你知道吗。”



“哥。”郑号锡少有地反抗了,“是我的心愿。我从生下来就看着太空呢,却从没低头看过地球啊。哥要替我选个视野好的地方。”



“睡吧。五十个地球年后要起来干正事了。”闵玧其有气无力地叹息。郑号锡转身沉到冰水里去,水没到脖子的时候他对闵玧其笑了。“晚安,哥。”他说,“你也快睡吧。”









#🏙
“你没联系上闵玧其?”
金硕珍切了一大块牛肉塞到嘴里去。酱汁从嘴角流出来,他手忙脚乱地扯来一张纸擦干净。



金南俊觉得他这样好笑,于是一深一浅的酒窝露出来。“他和郑号锡都进入休眠了,回答我的是被提前编好的数据和程序。你先别问这个,难得的假期...赶紧吃。”他伸手把金硕珍的饮料捞过来喝了一口。



金硕珍瞪了金南俊一眼,把饮料拿回来。
“那他们回来后我们岂不是看上去更老半个世纪。”
“你的关注点在哪里啊...。应该不会,Big Hit给所有科研人员植入的寿命芯片是永久。我们大概要永远保持这样,直到芯片坏掉。况且这五十年里,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来和他们的进度相符。”



“郑号锡没植入。”过了半天金硕珍突然说了一句。



两人陷入几秒钟的沉默。全息投影金鱼从两个人之间游过去,金南俊举着勺子的手顿了顿。小餐馆的灯光是暖融融的黄,门里门外人声鼎沸。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郑号锡吗?”金硕珍又回过神来。
“闵玧其带他来的。说自己解释不清地球上的事儿,要我们帮忙。”
“对呀。当时还都不相信他是星星变的呢。”
“看来咱是越活越小了。”金南俊笑着叹一口气。
“闵玧其到现在还把他疼得什么似的。结果现在必须把他送回去。”



金南俊说不出话来,他的嗓子突然很干。植入与否都无所谓,因为郑号锡只是暂时的人型。但是要把他送回去,就相当于郑号锡在地球上死了。
闵玧其可能从此也就死了。
他把柠檬水端起来喝了一大口:“吃完去游乐园吗。”


“嗯。”金硕珍低着头又嚼起来。





tbc.

“他才刚刚 刚刚对这个人世有了那么一点希望和留恋”




写不下去了。就这样皅...。

黄狗。


保勇哥。



彭浩听到门卫和警察的对话之后发疯似的往回跑,当时脑子里就这么一个念头。



保勇哥。
勇哥能进药,能卖药,能救人。我什么也不能,搬箱子这活儿有的是人能干。
引开他们。要是被抓住了就说是自己卖的药,坐牢就坐牢。



彭浩盘算好了。回到卡车那里正看见他勇哥从仓库里出来。



“怎么了?”
“......爽快了。”
“那就快上车啊傻小子。”



上车。
上车,快!彭浩砰地一声关上车门,钥匙一拧,握着方向盘踩了油门就跑。他听见后面勇哥喊他,浩子!又想起来以前在农村的时候爹娘也喊他浩子。



到处都是集装箱。红红蓝蓝。彭浩心里有点慌,自己不怎么会开车。之前问勇哥,勇哥也一次都没答应过。



那黑车里的可不就是曹警官。彭浩冲他一挑眉,又咂了下嘴。



赤裸裸的挑衅啊。曹斌心里咯噔一下,就是那小黄毛,把头剃了而已。
假药。他把警灯往车顶上一拍,“追!”


他们在集装箱迷宫里绕了几个来回,彭浩紧张得很,一个劲的踩油门。脑子里也踩油门,我要是坐牢了,我那小黄狗谁喂?
我要是死了...
死了就死了。白血病,本来也是死。早晚的事儿。爹娘都觉得我死了,不回去也没什么关系。
反正我能活到现在,还都得谢谢勇哥。



保勇哥。勇哥救了我,还能救更多人。把他们往出口带。
铁门,警察,警车。也不是一闭眼儿就冲过去了。



彭浩心里乐得不知怎么办了,就这么简单?喜出望外。觉得这事过去了勇哥肯定得好好夸他,从此放心让他开车也说不定。



他美滋滋地回头。
没追上来吧。勇哥这时候也应该已经走了。




砰。




曹斌哭也哭不出声来。
眼睁睁。



疼啊,彭浩想。他疼得有点晕乎乎的了。
疼啊。比跟勇哥摔杯子的时候还疼。估计血流得也比那时候多的多。



曹斌抱着他跑到医院。他知道自己怀里就是流血的扭曲的无声的抗争者。
这案他真不能查了。



彭浩心里迷迷糊糊想的却根本不是这码事儿。
勇哥逃出来了吗。曹警官都在这了看来勇哥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自己还买了回家的车票来着。本来还要问勇哥火车上能不能带狗。
现在看来什么也不需要了。
大概不久就能见到吕哥。我也想他了。



病床推走了。急匆匆。



眼睁睁。
曹斌哭也哭不出声来。

🍻

给睡我下铺的兄弟单开一条。

故事太多。评论里慢慢讲。

🍻

考试的时候可以遇到我们学校挺多可爱的人。

最近总是想写人。
有趣的灵魂太有吸引力。

我梦见一个男孩子。

我坐在窗前往下看。沙漠一望无际。

“别看了。我请你去游乐场。”
他突然出现在我的背后,但是我没有恐惧也没有怀疑。我回头去看他,应该和我一样大。

“可是没有钱。”
我觉得自己该问他是谁,但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

他的眼睛又大又狡黠。
“偷。”他说。

我站起来看着他说不行。这不好。
“行吧。”他踌躇了一会,“去哪都行。只要能拉着你的手。”






唉他居然真的这样说了。我还真的挺少梦见男孩子。我不认识他,但又隐隐约约觉得应该是个“熟悉的陌生人”这种。后来他就拉着我在沙漠里走,还让我小心不要踩到钉子。

他要是现实里的人就好了。但是就像沙漠里怎么可能有钉子呢。

我说什么呢。只是乱七八糟的梦。

记两个女孩子。

我挺忘不了她们。







有一个是我们班的班花。从内而外的迷人。
是一对双胞胎里的妹妹,苗条匀称的,高挑的。安安静静,说话的声音也好听。

我总自惭形秽。所有人在她面前都有意无意地收敛起来,她的文静是晕染开的。像香水百合。

我不是什么好人,有什么说什么,心情不好就说垃圾话,心情好就阳光灿烂。是典型的以物喜以己悲。但是她一冲我笑我就轻飘飘的开心,也不好一直是玩世不恭对什么事都不正经。

她来我们宿舍之前,我们一屋子住的都是又傻又闹腾的主儿。有时候疯疯癫癫的傻兮兮的开心,有时候说到难过的地方就阴沉沉的难过。

后来她来我们宿舍我们就都乖了。但不是装的。

她转学了。因为父母工作的缘故,双胞胎到新疆去上学。

“我会好好努力的,但是他们那边体育居然满分100。800米我实在跑不来。”
“我不会忘了你的。还有,我觉得你长得有点像新疆人。”

我们在操场上的时候她这样对我说。我平常没觉得自己长得像新疆人,看她那样温吞的小得意和自我安慰,我差点把眼泪掉下来。我没什么缘分和资本与这样好的姑娘成为挚友,我们缘浅。

我好难过。我大概一辈子也见不到她了,除非是蓝熊和明胶王子那样的奇迹。









还有一个姑娘。快乐的,傻乎乎的。

我估计在我的余生里再遇见她这样的姑娘也是没太有可能了。这么快乐这么傻。

她的傻事数不过来。笑起来声音魔性,还停不下来。宿管允许她到我们宿舍来玩儿,她住校晚,隔壁除了她都是其他班的。
因为宿管也开心。

她唱歌非常好听。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的歌声像光环一样把她包起来。

我们开心就大笑,难过就大哭,互相嘲笑,真实地活着。
早起第一个在寒风里到食堂去,食堂的灯都没开全。

还有一件事我记得清楚,她喜欢一个男孩子喜欢了六年。后来在我们学校的艺术节上,我们班被安排傻兮兮的拿着花坐在最前面,她就在我旁边。
那个男孩子也是我们学校的。他们班走过去的时候,姑娘叫了他一声。
“嘿 傻逼。”

那男孩子听见了,转过头来看。

我也看她。但是我看见她把脸埋在花里哭了。

我好喜欢她。一直和她在一起我也愿意啊。虽然她又傻又天真,但是好开心。
她现在已经不来上学了,要补习英语去新加坡。
我是真诚希望明胶王子和蓝熊的奇迹出现的。





lofter是我的树洞。谢谢你。

我还是打消了归隐的念头。

还是喜欢黄色的灯光   拥挤热闹有声有色的生活和烟火味儿的日子。

做烟火神仙。

唯利是图。

我写什么呢。到最后都困死了。就是互相利用结果东叔真情动了的意识流。有句子是韩非子里的。
君臣。想试试新的文风。↓↓↓







*****

最近天下无贼好像来得勤,东方求败想。
非常忙,一言不发地在自己旁边做着平常的事情。帮自己批奏折,写文案,打理书籍,安排事务。有点过于平常了。只是安安静静,也不休息,忙得脚不沾地。

东方求败干脆把笔放下了。把手往脸上一撑盯着天下无贼看。他没读过几本前朝诗文,不怎么会描摹人。只觉得挺清秀一张脸,白白净净的,相比乱臣贼子少许多戾气。表情也没什么,最多就是勾起嘴角笑一下,较认贼作父又深些许城府。整日在书案前坐着,要么就是拿了羽扇一统三军,于贼眉鼠眼却缺一点烟火味道。

从前戎马倥偬,竟没来得及细看。但是最近的他又让东方求败心里惴惴的,总觉得从前那个天下无贼真,现在却飘得像个影子。

天下无贼没注意到他的目光似的,不往他的方向看,自顾自地忙。于是东方求败就很有点怄气地把视线重新收到奏折上去了。

他前几日就下定决心了。
称帝后找个借口杀了天下无贼。
狡兔死则良犬烹。

基本上东方求败做出的所有决定最后都要让天下无贼帮他拿拿主意。所以他于今天天下的统一功不可没。
但唯独这件事不能说与他。东方求败知道自己的武将们不是威胁,再多的兵力也不会动摇他们的忠诚。
但是天下无贼不一样。

重臣而君倾。

东方求败知道君主要行霸道必须舍弃良。良于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和他的谋士能共苦却不能同甘。留了天下无贼,是祸患也是心病。
普天之下人才济济,称帝后慢慢寻也不迟。
但现在折磨他的心的不是良,而是另外一种他说不出来的东西。在他的眼前烧,胸膛里也烧,叫嚣着比战火还刺眼,比狼烟还浓。

他于是又把目光从奏折上扯到天下无贼身上去了。
既然时日无多,那就仔细看看。等我闲时回首往事,也好做个念想。

*****

天下无贼叹了一口气。
真可怜。伟大的君王称帝后几周近臣谋反,从此谨小慎微深居简出。
都是假的,他想。东方求败杀了自己之后精神失常了。他的思想停留在称帝的前一段时间里,又绝望又徒劳地在时间的夹缝里徘徊。

“你们的大哥。居然妄图篡权。”

东方求败说这句话的时候,天下无贼的三个弟弟跪在大殿中央。阳光灿烂得很,从正殿门涌进来,把三人的影子拉扯到东方求败脚下。乱臣贼子的表情复杂又怪异,认贼作父回,是陛下。贼眉鼠眼从鼻腔里闷闷地念了一句,被乱臣贼子剜了一眼。
他说,怎么大哥篡权死了还能再篡权啊。

不知道东方求败是装没听见还是真没听见,反正天下无贼是听见了。他的三个弟弟恍恍惚惚的,一个月内居然第二次听见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天下无贼下意识地去拿羽扇,手却从当中穿了过去。

现在他是魂了。一半是庶民的祈念,一半是东方求败的执念。

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他利用东方求败得了他想要的,名垂青史,书笔相传的名誉。

最后一步棋就是死。
死在东方求败手里。

人臣之情非必能爱其君,为重利之故也。

可笑那君王居然因他精神失常了。天下无贼知道君臣直接没有绝对的信任,唯利是上。他看着东方求败,觉得他可怜。
这么一个暴君早晚要覆灭。但这也太早了。

挺可惜,他想。然后俯身在东方求败的眼睑上留下了一个虚无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