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姬.

那么劳您点开啦。🍺

🍻燎姬

🍻圈多耶。aph/银魂/火影/圣斗士/hp/tf/果宝/迪士尼/文野/漫威/DC......

🍻bts(锡骑)/周星驰。

🍻三党。随缘产粮。

🍻离归隐不远了。名存实亡地碌碌无为着。

🍻破写文滴...。偶尔画画写字...。

🍻过激狗权主义者。
实在抱歉。我是个人类。

🍻喜欢正史。

🍻个人废话多。

🍻“天地可鉴我对你的衷心。我爱你,但是我不能说。像花木掩映下的枯井。如果你稍稍怜悯一下我,俯身留一句话在我干涸的青石井壁上永远地回旋,我已经卑微而拼命地感谢了。”

当时在南京集训校考...他要去杭州了。路上停下来看我一下。今天520 已经异地好久了。好想他。

左边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右边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

🍻

给睡我下铺的兄弟单开一条。

故事太多。评论里慢慢讲。

还是喜欢黄色的灯光   拥挤热闹有声有色的生活和烟火味儿的日子。

做烟火神仙。

唯利是图。

我写什么呢。到最后都困死了。就是互相利用结果东叔真情动了的意识流。有句子是韩非子里的。
君臣。想试试新的文风。↓↓↓







*****

最近天下无贼好像来得勤,东方求败想。
非常忙,一言不发地在自己旁边做着平常的事情。帮自己批奏折,写文案,打理书籍,安排事务。有点过于平常了。只是安安静静,也不休息,忙得脚不沾地。

东方求败干脆把笔放下了。把手往脸上一撑盯着天下无贼看。他没读过几本前朝诗文,不怎么会描摹人。只觉得挺清秀一张脸,白白净净的,相比乱臣贼子少许多戾气。表情也没什么,最多就是勾起嘴角笑一下,较认贼作父又深些许城府。整日在书案前坐着,要么就是拿了羽扇一统三军,于贼眉鼠眼却缺一点烟火味道。

从前戎马倥偬,竟没来得及细看。但是最近的他又让东方求败心里惴惴的,总觉得从前那个天下无贼真,现在却飘得像个影子。

天下无贼没注意到他的目光似的,不往他的方向看,自顾自地忙。于是东方求败就很有点怄气地把视线重新收到奏折上去了。

他前几日就下定决心了。
称帝后找个借口杀了天下无贼。
狡兔死则良犬烹。

基本上东方求败做出的所有决定最后都要让天下无贼帮他拿拿主意。所以他于今天天下的统一功不可没。
但唯独这件事不能说与他。东方求败知道自己的武将们不是威胁,再多的兵力也不会动摇他们的忠诚。
但是天下无贼不一样。

重臣而君倾。

东方求败知道君主要行霸道必须舍弃良。良于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和他的谋士能共苦却不能同甘。留了天下无贼,是祸患也是心病。
普天之下人才济济,称帝后慢慢寻也不迟。
但现在折磨他的心的不是良,而是另外一种他说不出来的东西。在他的眼前烧,胸膛里也烧,叫嚣着比战火还刺眼,比狼烟还浓。

他于是又把目光从奏折上扯到天下无贼身上去了。
既然时日无多,那就仔细看看。等我闲时回首往事,也好做个念想。

*****

天下无贼叹了一口气。
真可怜。伟大的君王称帝后几周近臣谋反,从此谨小慎微深居简出。
都是假的,他想。东方求败杀了自己之后精神失常了。他的思想停留在称帝的前一段时间里,又绝望又徒劳地在时间的夹缝里徘徊。

“你们的大哥。居然妄图篡权。”

东方求败说这句话的时候,天下无贼的三个弟弟跪在大殿中央。阳光灿烂得很,从正殿门涌进来,把三人的影子拉扯到东方求败脚下。乱臣贼子的表情复杂又怪异,认贼作父回,是陛下。贼眉鼠眼从鼻腔里闷闷地念了一句,被乱臣贼子剜了一眼。
他说,怎么大哥篡权死了还能再篡权啊。

不知道东方求败是装没听见还是真没听见,反正天下无贼是听见了。他的三个弟弟恍恍惚惚的,一个月内居然第二次听见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天下无贼下意识地去拿羽扇,手却从当中穿了过去。

现在他是魂了。一半是庶民的祈念,一半是东方求败的执念。

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他利用东方求败得了他想要的,名垂青史,书笔相传的名誉。

最后一步棋就是死。
死在东方求败手里。

人臣之情非必能爱其君,为重利之故也。

可笑那君王居然因他精神失常了。天下无贼知道君臣直接没有绝对的信任,唯利是上。他看着东方求败,觉得他可怜。
这么一个暴君早晚要覆灭。但这也太早了。

挺可惜,他想。然后俯身在东方求败的眼睑上留下了一个虚无的吻。

记一些时光里的事情。

前几天我偶然路过我的小学。
真的是时光里的事情了。

从我进入小学到我毕业她都是那样。很小,很古旧,水泥地的操场,泛黄的墙壁。
就这样。大概是全市最破破烂烂的小学。
也是全市口碑最好的。像那一条路的具象,居然在风雨飘摇的岁月里站了一百年。那条路一直在变宽,旁边的高楼一座座地拔起来,但她就那样衣衫褴褛地站在中间。
真的,毕竟是上个世纪的小学。一共就两栋楼,墙壁不知本来就是象牙白还是因为白漆老旧泛了黄。柱子做出青藤圆柱的感觉,一些栏杆是瓶状的。校服也是旧式样。

当时我是合唱团的孩子。舞蹈房也是前一百年的东西,而且和标本室连在一起。窗帘是经典的白窗帘,大块大块的半透明的飞在风里。沿着楼梯走,阳光从起了皮的墙格里照进来,墙上的宣传栏里贴着的是从黑白到全彩,从蓬屋到楼房的一百年。

电脑室的老极了。木板桌,大块头的台式电脑。有一扇小门连着房顶植物园。黑板坑坑洼洼,上面贴着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

这一带的鸽子都落在我们学校的屋檐上。灰的,雪白的,扑棱扑棱。东面楼的墙上爬满了爬山虎,郁郁葱葱,绿色的瀑布一样。到了冬天就像风的图腾。

我不知道有几代鸽子落在过那里,也不知道那爬山虎枯荣了多少年。
很久就是了。

我的小学给我的意象,爬山虎,鸽子,法国梧桐也有一些。

因为现在她变成了非常现代的样子,没了爬山虎,也没了鸽子,只有两棵法国梧桐还安安静静地在西墙落叶,我才想起这些。

我曾经在小学的作文里写了“我的小学是爬山虎,她和鸽子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们的班主任就是语文老师,是整个学校最出色最开明的老师。不知道她给我得了优加星是不是因为她也这么认为。

大概现在这里的孩子们描写自己的学校时再也不会写东墙的爬山虎和屋顶的鸽子。这所一百年来在动荡和硝烟里站立着的学校,终于也步入新时代了。

芦花。

意识流。不知道为什么白夜叉给我的意象就是芦花。写不出来脑子里的...。











“风雪芦花映月白。”

银时躺下来。他没费心思去挑一块干净点的地方,因为这里每一块土地都是鲜血浸透,他的袍子也一样。更何况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别的地方了。

一丛丛的芦花就在手边。有的被踩倒了,有的白的已经变成了红的。银时找了一株干净的折下来拿着,一瞬间他想到这句俳句。是很久很久以前老师教的。

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下一句,也许是上一句。但是现在他突然要好好想一下这一句。疲劳让他没有知觉,可是现在那些伤痕已经又开始隐隐作痛。

风雪芦花映月白。银时在心里念,风雪芦花映月白。他用手指捻着芦花,也不见得多么洁白。倒是雪又干净又冰凉,他想,上一次见到雪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天上的乌云压下来。银时不喜欢乌云。地上没有乌云,但是有血,有亡魂,有芦花。他想起来桂说过喜欢芦花,说他们是这里唯一柔软的东西。当时高杉反驳他,芦花是最坚强的。

他又开始想,芦花怎么能把月亮映得皎白。他见过的芦花大多是染了血的,垂下头去,像奄奄一息的人。应该是月映芦花吧,银时开始质疑,而且芦花不会在冬天开。

他又想起来辰马说要到天上去,第一个就去月亮上。银时当时没接辰马的话,他没好意思说自己舍不得地球。

这真是我听过最白的俳句,他想。他多希望这是真的,想看白色的雪和白色的芦花,而不是红色。但他对于芦花总是有莫名的抗拒,他们于他是绵延数十里的战场,是假冒雪的骗徒,是灰蒙蒙的叫嚣与哭泣。像梦魇一样的芦花,一簇簇,一丛丛,占据他的眼睛和心。

该回去了。银时爬起来,随手扔了芦花。回去问问他们记不记得下一句到底是什么。

深陷。

“是你杀了我吗?”

白夜叉微微扬起头看着坂田银时。坂田银时只好也盯着他。

一瞬间他脑子里乱的很。白夜叉的眼睛里有很多东西,芦花,乌云,故人。他在那双眼睛里飞快地找寻他想找到的,但一无所获。

半晌坂田银时才噎出一句话来。
“是啊,是我。恨我吗,小鬼。”他说。

“不恨。真的不。”

不恨。这和坂田银时想要的答案恰恰相反。太要命了,如果他恨自己倒是好说。但是他不恨自己,这可能让自己在莫名其妙的泥沼里窒息。愧疚,无奈,悔不当初,他感觉胸口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白夜叉还看着他。眼睛里又单纯又复杂,又明媚又阴郁。
“一个人要想长大,不杀掉从前的自己是不行的。这种事我当然也干过,只是你没意识到罢了。”他安安静静地看着银时。

“加油啊,我挺满意你。”白夜叉接着说,嘴角扬了扬,“我不知道你以后会怎么样,但是现在我觉得已经够好了。有人说安于现状是不行的,但是像我们,是连安于现状都只能奢求的人。你要留心...别弄丢什么,也别被杀了。不然可就什么都失去了。”

坂田银时怔了怔。生离死别逼迫这个少年过早地明白了一些事。他知道白夜叉羡慕自己现在的羁绊,于是有意无意地用手指敲着洞爷湖问了一句。
“好啊。那要是有未来的我下决心杀了我呢?”

“如果他没保护好你现在的伙伴们,那你就别手下留情。和他抗争,杀了他吧。”

坂田银时突然惊醒了。他环顾四周,自己身处的是没有痛苦轮回的歌舞伎町。原来十五年前我就意识到了,他想。他又想起昏昏沉沉的日暮,日暮下的有战场也有废墟,有过去也有未来。红色的是血,是长袍,是夕阳也是魇魅的眼睛。

魇魅的眼睛和微笑让他想救赎他,但五年的时间拼命拽住他的手。

彩云追月

        我翘了体育课去听民乐团排练。我跑到回廊里去,透过一小块玻璃看见他们换上衣袂飘飘的长袍。笛子和唢呐闪闪发光,古筝安安静静地睡着。
        上体育课的声音传到回廊里,我靠墙站着,操场后面的阳光面对我。我焦急地等。
        笛子先飘起来。我知道曲型的回廊那边他们开始练习了,因为淡淡的奶白色云烟从那边漫过来,漫过来。那是笛子。我惊奇地回头看那玻璃后的乐团,却正见到两只夜莺从琵琶上腾空而起,像风一样和烟云一起来了。
        我被包裹着。这时古筝醒过来,阮给她涂出茫茫的黑夜。古筝的声音穿透我的精神,联通我的耳朵,眼睛和心。她像金色的海潮奔来,轻轻打在我的脚踝上。
        烟云忽然笼起来。金色的浪越卷越高,终于卷成墨色里的一轮明月。烟云辞了唢呐的河岸垂杨向月亮去了。
        广播猛地叫嚣起来,说所有同学就地解散。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民乐团已经收拾好乐器和服装准备回去了。